新概念获奖作品的抄袭者,必须零容忍_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您好!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网!
  • 会员中心
  • |
  • 在线投稿
  • 事故
  • 事故快报
  • 事故案例
  • 事故处理
  • 安全分析
  • 管理
  • 煤矿管理
  • 煤矿文化
  • 工伤保险
  • 应急救援
  • 文档应用
  • 学院
  • 煤矿论文
  • 学院动态
  • 培训动态
  • 培训信息
  • 行业专家
  • 安全工程师
  • 专业介绍
  • 考试试题
  • 视频教学
  • 培训
  • 培训课件
  • 考试题库
  • 安全知识
  • 考试
  • 安全资格证
  • 特殊工种
  • 每日一练
  • 练习中心
  • 招聘
  • 人才招聘
  • 找企业
  • 找人才
  • 微招聘
  • 文库
  • 知识
  • 综合知识
  • 掘进采煤
  • 一通三防
  • 运输提升
  • 机械电气
  • 矿井基建
  • 地测防水
  • 压力支护
  • 露天开采
  • 洗选化工
  • 其他知识
  • 应急
  • 应急知识
  • 预案编制
  • 救援体系
  • 救援实例
  • 互动
  • 在线留言
  • 网站帮助
  • 技术咨询
  • 原创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煤矿文化> 原创文学
    新概念获奖作品的抄袭者,必须零容忍
    发布人:郭喜林    浏览:   发布时间: 2019-11-08   稿件来源:煤矿安全网

    众所周知,多年来,江苏省《萌芽》文学杂志社举办的新概念作文大奖赛既得到了公众认可,又培养了不少文学创作新苗。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应该给予热情点赞。但是,没想到,在今年的获奖作品中,《古董》竟然属于抄袭他人的伪作。面对这样的尴尬现象,《萌芽》文学杂志社必须对抄袭者毫不留情地予以零容忍,绝不能让“一粒老鼠屎”毁了《萌芽》杂志的名誉。

    据新京报网2019年11月7日报道,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因有获奖作品抄袭,而陷入争议——作品《古董》涉嫌抄袭作家北南于2018年发表在晋江文学城网站的《碎玉投珠》。经查实后,新概念作文大赛主办方《萌芽》杂志社通报表示,《古董》作者许如珵承认自己因功利心而抄袭,已向作家北南道歉。北南对此表示:接受道歉但不会原谅。另据大赛规定,主办方取消了许如珵的二等奖成绩,收回获奖证书,并扣发其稿费和样书。

    正如作家北南所说,接受道歉,但不会原谅。这说明,作家北南可以依法维权,这事不能就此拉倒。而且,作为“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主办方,《萌芽》杂志社应当建立不讲诚信黑名单,并将抄袭者许如珵列入不讲诚信黑名单,并建议全国各地的文学杂志期刊停止发表许如珵的文学作品,以示对其实施终身惩罚。只有这样,才能让抄袭者许如珵付出沉重代价;只有这样,才能在全国文坛起到引以为戒的警示教育作用。

    记得,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强调:“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萎靡颓废萎靡之风。”尽管许如珵不属于著名作家,但是他的抄袭行为是不能原谅和容忍的。既然作家及其文学作品属于公众所需要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和精神食粮,那就必须拥有品行端正的人格魅力,那就不能用抄袭他人作品的卑劣行为欺骗广大读者。

    如果参赛者为了急功近利,不择手段抄袭他人作品,那是作者的人品有问题。他不但不能让读者从他的文学作品中获得美的享受和精神愉悦,而且会污染中国文坛的生态环境。即便抄袭者属于业余作者,那也是不能容忍的。因为,文学是人学;因为,文学属于公众的精神食粮,绝对不允许掺杂使假,绝不允许作者欺骗公众。

    人们常说,先正人品,再卖商品。作为作家也是一样的,必须先正人品,才能有资格用自己问心无愧的文学作品去挣稿费。稿费不管多少,必须是干干净净的钱。如果挣来的稿费不干净,那就会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那就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正如古人所曰:“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也就是说,如果许如珵想吃文学这碗饭,那就必须自觉地受制于社会公德和国家法律法规的约束,那就不能侵犯他人的著作权。这就要求每一位作者必须自觉地净化自己的心灵,并在耐得住寂寞的前提下,提高自己的思想与道德修养。而且,必须明白,作家是苦差事,绝不是可以一夜暴富的百万或千万与亿万富翁。如果想利用作家的名义招摇撞骗,非法敛财,那只能把自己送进监狱,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且,必须指出的是,如果许如珵这个抄袭者是某地作家协会会员,那就应该撤销他的会员资格,作家协会绝不能成为骗子的藏身之地。只有这样,才能让许如珵这个抄袭者受到应有的惩罚;只有这样,《萌芽》文学杂志社的“新概念”作文大奖赛才能继续办下去,并把它办得越来越好。同时,笔者更希望《萌芽》文学杂志社对举报者小吴给予一定的物质和精神奖励。只有让更多读者替《萌芽》当好义务监督员,才能让抄袭者无处藏身。同时,我们也应该理解大赛评委也是凡人,不是什么都知道的神仙。不过,以后《萌芽》文学杂志社可以对评委评出的获奖作品在全国进行必要的公示,公示期间未发现问题才能确定为获奖者。这样,抄袭者就不敢胆大妄为,肆无忌惮地抄袭他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