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煤老板涉黑落网,所涉“砍刀队”造成多起恶性案件_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您好!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网!
  • 会员中心
  • |
  • 在线投稿
  • 事故
  • 事故快报
  • 事故案例
  • 事故处理
  • 安全分析
  • 管理
  • 煤矿管理
  • 煤矿文化
  • 工伤保险
  • 应急救援
  • 文档应用
  • 学院
  • 煤矿论文
  • 学院动态
  • 培训动态
  • 培训信息
  • 行业专家
  • 安全工程师
  • 专业介绍
  • 考试试题
  • 视频教学
  • 培训
  • 培训课件
  • 考试题库
  • 安全知识
  • 考试
  • 安全资格证
  • 特殊工种
  • 每日一练
  • 练习中心
  • 招聘
  • 人才招聘
  • 找企业
  • 找人才
  • 微招聘
  • 文库
  • 知识
  • 综合知识
  • 掘进采煤
  • 一通三防
  • 运输提升
  • 机械电气
  • 矿井基建
  • 地测防水
  • 压力支护
  • 露天开采
  • 洗选化工
  • 其他知识
  • 党政知识
  • 应急
  • 应急知识
  • 预案编制
  • 救援体系
  • 救援实例
  • 互动
  • 在线留言
  • 网站帮助
  • 技术咨询
  • 国内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煤矿新闻> 国内新闻
    陕西一煤老板涉黑落网,所涉“砍刀队”造成多起恶性案件
    发布人:新京报    浏览:   发布时间: 2019-10-26   稿件来源:新京报

    位于横山区殿市镇白岔村的东方红煤矿。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这个位于陕北神府煤田带的“中国能源百强县”,因一位煤老板的落网,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2019年9月15日,有自媒体披露,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财源煤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雷宇被警方控制,直指雷宇系横山“砍刀队”幕后老板。至此,轰动一时的横山“砍刀队”两起伤人案被重提,雷宇系“砍刀队”幕后主使的传闻在事发十年后再被热议。9月27日,新京报记者从榆林市公安局证实,雷宇确因涉黑被刑事拘留,但相关案情不便透露。

    多位案件当事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雷宇被控制前后,榆林市公安局扫黑办曾多次向他们了解当年案情,雷宇是否与“砍刀队”多宗暴力案件有关还有待调查。

    范廷才二弟范廷有向记者展示其被打的伤疤。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100个人里有99个人知道他”

    一位早年与雷宇熟识的知情人表示,现年44岁的雷宇,祖籍为横山区殿市镇小河沟村,其父雷祥夫在原横山县韩岔镇经营煤矿

    这样的出身并非显赫。年过六旬的雷祥祖与雷宇父亲熟识,据其回忆,早年的煤矿因煤价低、规模小、机械化程度有限等因素,“采一吨煤就亏20几块钱”,煤老板谈不上发财,是一件十足的苦差。

    另一位知情人透露,靠煤炭发家的雷宇并不是一开始就进入煤炭行业。进入上世纪90年代,已经成年的雷宇利用家中积蓄购买一辆私家车在县城开出租,“喜好结交社会人员,但没听说有什么大的劣迹”。

    2002年前后,雷宇因父亲去世接过其父手中的煤矿。而就在这一年,煤炭行业迎来拐点,当年1月,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煤价进入市场化,煤炭价格随之爆发式上涨。在接下来的煤炭“黄金十年”中,雷宇的煤炭生意越做越大。天眼查资料显示,雷雨控股或占股的企业前后多达10家,横跨煤炭、房地产、酒店、小额贷款多个领域。

    伴随财富增长的是名气。多位横山市民向记者表示,雷宇在横山实名度很高,“100个人里有99个人知道”。这样的名气,不仅因其煤炭生意带来的财富,更因其张扬的行事风格。雷宇第一次进入全国公众视野,源于九年前的“横山砍刀队”事件。

    王永宏向记者展示其手上的伤疤,其小拇指至今无法伸直。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砍刀队”的两宗暴力案件

    2010年1月30日,原横山县韩岔乡东方红煤矿工人挖断在矿区居住的范廷才家水管,双方协商无果后,范家人将一辆面包车堵在了煤矿前。

    落网后的“横山砍刀队”成员高占山证言表示,范家人挡矿后,他向雷宇汇报,雷宇指示可安装新管并从矿上拿一两万赔偿。协商无果后,高占山再次与雷宇联系,“雷宇老婆接的电话说雷宇醉了”。高占山随后致电刘成明、尚小龙,两人分别指派人员乘两辆车赶至现场,一场混乱的打斗旋即开始。

    范廷才称,砍人事件后,雷宇曾至医院与其协商赔偿,“说处理完我这件事,他再处理王永宏的事情。王永宏还能跟他斗一斗,我们不‘够’(资格)。”

    雷祥祖的说法与范廷才基本吻合。据雷祥祖回忆,当时他在雷宇旗下财源煤矿担任矿长,“砍刀队”两案发生后,雷宇向他表示,此事社会影响太恶劣,县里压着赶紧解决,让雷祥祖出面与范家人谈判了结此事。随后,雷祥祖与范家人达成了包括征地赔偿款在内共计350万元的赔偿协议,条件是范家人不再上告。但这一协议因案件被媒体曝光没有实现,范家人则按法律程序获得了49.5万元赔偿。

    仅过一个多月,数名蒙面歹徒持长刀、棍棒进入原横山县众森宾馆,将宾馆老板王永宏砍伤。录下这一过程的监控视频由媒体披露,舆论哗然,“横山砍刀队”这一名称自此被公众熟知。

    当年4月29日,榆林市公安局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当时落网的11名嫌疑人中,有4人同时参与了上述两起案件。新京报记者梳理两案判决书发现,4人为尚小龙、王兴刚、折魁、米建龙。时至今日,范廷才与王永宏均认为,两起案件都与东方红煤矿存在直接或间接联系。

    王永宏案被法院定性为私人矛盾引发的刑事案件。判决书披露,尚小龙朋友韩刚在王永宏所开KTV消费时发生冲突,尚小龙等人遂决定报复。而被告人之一王进先,曾提前七八天住进王永宏宾馆,摸清王永宏的活动规律后才决定动手。2011年,尚小龙等16名被告人因范廷才、王永宏两案分别获刑,其中尚小龙被判最重,处有期徒刑3年。

    2019年9月26日、27日,新京报记者从横山区委宣传部、榆林市公安局分别获悉,雷宇因涉黑已被刑事拘留,案件由榆林市公安局“扫黑办”主持办理,案情目前不便透露。范廷才、王永宏、雷祥祖等多位当事人向新京报记者证实,雷宇被控制前后,榆林市公安局扫黑办曾多次向他们了解当年案情,雷宇是否与上述案件有关还有待调查。

    横山区韩岔镇小河沟村村民指称煤矿非法开采导致山体塌陷,建筑物倾斜。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矿、民矛盾下的暴力阴影

    “横山砍刀队”两案在2010年告破前后,曾引起全国媒体的报道。当舆论监督的喧嚣过后,萦绕在横山本地的暴力阴影并未散去。

    天眼查资料显示,位于横山区殿市镇小河沟村的财源煤矿成立于2010年,雷宇在其中占有81.4%的股份。小河沟村多位村民透露,多年以来煤矿与当地村民的矛盾从未断绝,暴力事件时有发生。而这些暴力事件的严重程度无法与“砍刀队”两案相比,多数以赔钱了结。

    村民薛毛娃称,2011年他在给财源煤矿运煤时,不慎将运煤用的四轮车翻扣导致损坏。在他欲将四轮车驶离现场时,遭保安阻拦,发生冲突后遭殴打。后经雷祥祖调解,薛毛娃在事发一年多后获赔5万元。

    与零星的暴力事件相比,村民质疑煤矿因越界开采导致的生态破坏则为更严重的矛盾。

    王传宝、雷祥祖及多位村民描述,早期煤矿开采机械化程度低,对生态环境影响有限,并没有引起过太大矛盾。而在后来煤矿大规模开采后,地面塌陷、地表水流失、煤尘污染等问题凸显,村民与煤矿的矛盾因此加剧。此外,地面坍塌的范围往往出现在采区之外,这引起了村民对煤矿违法越界开采的质疑。

    2018年,小河沟村雷鸣福等人代表村民举报财源煤矿越界开采导致地表塌陷,随后也发生了暴力事件。雷鸣福弟弟向记者描述,2018年9月14日,原横山县国土局派人到村向雷鸣福等人了解举报情况,次日雷鸣福就在回榆林路上遭人拦车殴打。

    雷鸣福弟弟称,雷鸣福左臂尺骨骨折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后经村民辨认,认出视频中一名行凶者为在财源煤矿出现过的任某,后视频中两嫌疑人向警方自首。雷鸣福弟弟透露,此案在立案侦查后家属便从未被通知过办理结果,今年5月份,他至横山公安分局咨询案情,一位民警向其透露,任某被判刑9个月,已经刑满释放。

    2019年9月26日,新京报记者至横山区人民法院了解该案判决情况,在经横山区委宣传部协调后,法院回复称不便透露。

    小河沟村多位曾参与举报雷宇的村民透露,在雷鸣福被打事件发生后,小河沟村与财源煤矿谈成了每人每年4000元的共享基金方案。但不久后,雷宇却举报村民敲诈勒索,导致雷鸣福在内的3名村民被羁押。

    横山公安分局微信公众号今年7月12日发布,“目前,雷某福(雷鸣福)已被依法执行逮捕,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

    矛盾之后,导致上述类似的恶性案件不断。2019年6月25日,在陕西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后,榆林市政法委书记张守华针对中央督导组指出榆林矿产资源领域涉黑涉恶案件挖得不深等问题作出部署。

    9月15日,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财源煤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雷宇被警方控制。9月27日,新京报记者从榆林市公安局证实,雷宇确因涉黑被刑事拘留,但相关案情不便透露。

    新京报记者 卢通 陕西榆林报道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