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抗战老兵,追寻抗战足迹”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访谈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_煤矿安全生产网
您好!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网!
  • 会员中心
  • |
  • 在线投稿
  • 事故
  • 事故快报
  • 事故案例
  • 事故处理
  • 安全分析
  • 管理
  • 煤矿管理
  • 煤矿文化
  • 工伤保险
  • 应急救援
  • 文档应用
  • 学院
  • 煤矿论文
  • 学院动态
  • 培训动态
  • 培训信息
  • 行业专家
  • 安全工程师
  • 专业介绍
  • 考试试题
  • 视频教学
  • 考试题库
  • 培训
  • 培训课件
  • 考试题库
  • 安全知识
  • 考试
  • 安全资格证
  • 特殊工种
  • 每日一练
  • 练习中心
  • 招聘
  • 人才招聘
  • 找企业
  • 找人才
  • 微招聘
  • 文库
  • 知识
  • 综合知识
  • 掘进采煤
  • 一通三防
  • 运输提升
  • 机械电气
  • 矿井基建
  • 地测防水
  • 压力支护
  • 露天开采
  • 洗选化工
  • 其他知识
  • 应急
  • 应急知识
  • 预案编制
  • 救援体系
  • 救援实例
  • 互动
  • 在线留言
  • 网站帮助
  • 技术咨询
  • 视频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煤矿新闻> 视频新闻
    “寻访抗战老兵,追寻抗战足迹”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访谈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发布人:陆雅雯 胥振 林月    浏览:   发布时间: 2015-07-14   稿件来源:煤矿安全网

    “寻访抗战老兵,追寻抗战足迹”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访谈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1924年,潘怀喜出生在江苏省泗洪县。20岁那年,他加入江淮军区泗洪县大队并正式参加革命,并在两年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作为一名先后参与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兵,潘老先生再度谈到往事时,仍是满腔热血。

    国难当头,戎装上阵

    对于参加革命,潘老最遗憾的便是参加得太晚,“如果当初再早些参加革命的话,我就为祖国多尽一份力了。”潘怀喜晚入伍的原因也源于当时特殊的时代背景——由于战火纷飞,条件艰苦,父亲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的母亲一人抚养他们兄弟姐妹长大,家庭生存的压力使得他在十五岁时失去了和大哥一起参加革命的机会,只是在18岁时成为一名志愿兵。时局动荡,爱子心切的母亲并不支持他去到前线参加抗战。“后来有一次进行征兵的会议,会议结束后,我母亲就拉我到一边嘱咐我‘叫你当兵你可别去’,虽然我表面上答应了,不过最后还是去了,那时候都20岁了。”

    解释起在家人不是很支持的情况下,还要毅然地参与到革命当中的原因时,潘怀喜说道:“虽然当时文化水平不高,不懂很多大道理,却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怀,我的初衷也只有一个,就是保家卫国。你们不知道日本人当时有多可怕,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手段残忍,连妇女儿童都不放过,刺刀直接捅到人的身体里,毫无人性。”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以及自己亲眼所见的日军罪行使他的爱国主义情绪达到极点,迫切地想要加入革命队伍中去,投身于抗战前线,亲手将侵略国家的敌人赶出中国。

    国家是我们大家的,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守护,共同抵制外来侵略者。在国家遇到危难的时候我们不能退缩,不能害怕牺牲,如果每个人都畏缩不前,那么我们的国家永远无法取得全面胜利——他曾经如是勉励过一位参军后想要逃回家的士兵,也正是带着这份信念和对国家的热爱,潘怀喜奋不顾身地投入到革命事业中去。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70载过去,回顾往昔参与革命的经历时,年过九旬的潘老仍是斗志昂扬,对于以往的峥嵘岁月也是记忆犹新,他热情地讲述了自己在抗战前线的过往。“如果说在上战场之前,还有一丝顾虑的话,那么到了前线之后,听到第一声枪响起,那就真是心无杂念了。既然到了前线,那么就已经把自己的命交给国家交给党了。在那种环境下所有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在战场上能做的就是服从命令,听从调遣,奋勇杀敌。”

    在日本全面侵华之后,潘老辗转到洪泽湖一带,参加了新四军洪泽湖大队。当时,日寇集结7000多人,对淮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反扫荡过程中,洪泽湖大队利用洪泽湖地理环境,同日军展开了独特的水上游击战——战机有利时.就狠狠打一下;不利时,就退到湖里——他们飞舟湖上,只为破坏日寇水上运输线,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然而这场水上游击战打得却是异常艰苦。

    “因为当时军队资金不足,武器装备落后,我们在和鬼子交战过程中共有1000余人被迫退到洪泽湖附近安顿。当时弹药短缺,再加上小日本用大炮进行轮番轰炸,我们都只能在船上和敌军打游击。同时我们为了瞒过鬼子弹药不足的情况,就将高粱秆子放到自己的子弹带里面充数量。”

    除了在装备上的落后外,部队也面临着粮草不足的窘境。“先是吃了几个月的粗粮。后来玉米什么的都没了,刚刚好河岸边野芹菜长高了,我们就在晚上到岸边挖来煮着吃充饥。”就这样,这支部队在洪泽湖里面被困了八个月,等到发起反攻的时候,只剩下了四百多人。但正是因为在日寇如雨的炮火中他们的坚守,日军最主要的水上交通线,最终也彻底瘫痪下来。

    在部队的日子里,潘怀喜在奋力杀敌的同时还主动学习识字,不断提升自己的政治觉悟,并担任许多管理工作,提升了整个部队的凝聚力与爱国意识。抗日战争结束后,他又继续参加解放战争,加入到淮海战役的队伍中去,随后他又被抽调参加抗美援朝。当所有战争结束后,32岁的潘怀喜才回到家乡结婚生子并担任铁道兵的工作。这位为祖国戎马一生的老兵,终于在铁道兵十一师5253团歇下了脚。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耄耋之年,潘怀喜老人和老伴享受着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在谈起教育后辈时,老人眼里流露出了欣慰和自豪:“我的孩子们都是踏踏实实的,就连我亲戚家里头也都是老实孩子。”从潘老的小儿子那里我们了解到,老人并不曾对他们有过多的耳提面命,而是将一切圭臬都倾注到了自己的生活点滴中。

    “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会儿聪明机灵多了,见识又广。我只希望他们能够为国家老老实实地工作,好好地学习。这样父母也放心。”

    质朴的话语映射出流淌在老人血液中的淳厚。那个普通人需要承受来自国内外双重压迫,只求在狭缝中生存的年代,却赋予了那一代人出乎意料的奉献精神和吃苦品质。因此,每每看到有政府高官贪污腐败的新闻,老人总会愤愤不平,“我从46年起担任营级干部,做了三十多年,回到地方的时候生活费都没有,吃饭也吃不起,照样坚持了下来。可是那些人……”

     离开部队38年,不变的是潘怀喜汩汩流动的一腔热血。他的老伴透露道,老人常常会看新闻、国际访谈或是一些抗战剧直到凌晨一两点。从“中国游客脚踢清迈古钟”事件到“菲律宾高官扬言要中国退出南海”,潘老都能侃侃而谈,然而提及这些时,他的神情总是一改随和,显得严肃而激动,言语间盈满了他对祖国荣誉的捍卫之情。“像钓鱼岛,抗战胜利之后就应该回归了。只是当时我们没有人去参加会议,就交给美国代管,美国又把代管权给了日本。钓鱼岛是中国的,几千年前就是!”身居草堂,老人不忘以“位卑未敢忘忧国”来自勉,“日本鬼子现在总爱搞这搞那的,如果国家需要的话,90多岁了我照样要去打它。”  

        用老人自己的话来说,作为老兵最看不惯的就是国家被羞辱——因为这是老一代革命先辈们用青春赢得的成功,用热血获取的国家荣誉,用生命换回的盛世。

    抗战胜利70周年过去,卢沟桥畔的硝烟已经散去,那个时代留给现在的我们也许多是教科书、博物馆中的画面的定格。而所有的故事,连同那些熠熠生辉的品质,始终鲜活跳跃在像潘怀喜老人这样数以万计的抗战老兵的回忆中,并且将会也一定会,代代相传,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