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矿业大学学生失踪14天后校外溺亡 死因成谜_煤矿安全生产网
您好!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网!
  • 会员中心
  • |
  • 在线投稿
  • 事故
  • 事故快报
  • 事故案例
  • 事故处理
  • 安全分析
  • 管理
  • 煤矿管理
  • 煤矿文化
  • 工伤保险
  • 应急救援
  • 文档应用
  • 学院
  • 煤矿论文
  • 学院动态
  • 培训动态
  • 培训信息
  • 行业专家
  • 安全工程师
  • 专业介绍
  • 考试试题
  • 视频教学
  • 考试题库
  • 培训
  • 培训课件
  • 考试题库
  • 安全知识
  • 考试
  • 安全资格证
  • 特殊工种
  • 每日一练
  • 练习中心
  • 招聘
  • 人才招聘
  • 找企业
  • 找人才
  • 微招聘
  • 文库
  • 知识
  • 综合知识
  • 掘进采煤
  • 一通三防
  • 运输提升
  • 机械电气
  • 矿井基建
  • 地测防水
  • 压力支护
  • 露天开采
  • 洗选化工
  • 其他知识
  • 应急
  • 应急知识
  • 预案编制
  • 救援体系
  • 救援实例
  • 互动
  • 在线留言
  • 网站帮助
  • 技术咨询
  • 学院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矿业学院> 学院动态
    中国矿业大学学生失踪14天后校外溺亡 死因成谜
    发布人:人民网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3-18   稿件来源:人民网

      3月13下午,张富兴李昌贵夫妇在中国矿业大学南湖校区周边苦苦找寻了14天以后,等来的却是21岁的儿子张誉坤溺亡的消息。当第一眼看到躺在殡仪馆里那具已被湖水浸泡得面目全非的遗体的时候,这对来自云南曲靖富源县的农民夫妇强撑了14天的身体和精神瞬间崩溃了。

      “2011年,是我亲手把他送进中国矿业大学校门的,万万没想到,今天我又要亲手再把他捧回去。”16日下午,面对记者的采访,张誉坤的父亲张富兴这位44岁的农家汉子哭得像个孩子。

      凌晨2点离开宿舍,14天后小南湖内找到遗体

      3月2日,网上一条“寻人启事”引起了网友关注,中国矿业大学南湖校区化工学院的大三学生张誉坤晨跑时失踪,且手机、校园卡、钱包及其他一切证件都没拿,羽绒服也没穿,只穿了身运动装,背了一个双肩包。

      网友在网上发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张誉坤实际上已“失联”三天了。学校提供的宿舍监控录像显示,2014年2月28日凌晨2点11分05秒,张誉坤出现在学校宿舍A——7F东走廊的监控画面中,身穿运动装,在宿舍门口整理了下双肩包,然后将包背在了身后,又用双手在后面托了下,感觉很沉的样子。2点12分05秒,张誉坤从该画面中消失。

      另一个监控画面显示,2点16分35秒,张誉坤出现在矿业大学南湖校区的北门口处,2点16分40秒,张誉坤走出校门向东走去。这也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一个模糊背影。

      3月1日早上8点左右,远在云南曲靖富源县的张誉坤父亲张富兴接到了矿大打来的电话;10点,张富兴电话报警;下午3点左右,正在南京上学同为大三学生的姐姐张娅第一个赶到徐州矿大;3月2日上午11点左右,张富兴李昌贵夫妇从云南赶到学校,开始了他们为期14天的寻子之路。

      3月13日下午6点左右,张富兴夫妇接到当地警方的通知,张誉坤的遗体在小南湖里被找到;15日下午4点30分左右,张富兴李昌贵夫妇在冰冷的殡仪馆里,看到了已经面目全非了的张誉坤的遗体。

      “我的儿子躺在冰柜里,两条胳膊上套着铁环,两条腿上绑着沙袋,这些都是他平时训练时必带的东西。”张富兴说儿子从小体质较弱,为了让他有一个强壮的身体,他要求儿子训练时能自我加压,负重锻炼。

      警方调查结论:排除他杀可能

      为了寻找张誉坤,张家在徐州的亲人把所有能想到的结果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他会在校外溺亡。“我们找遍了学校周边所有的角落,在他平时跑步的线路上不知道搜寻了多少遍,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父亲张富兴用沙哑得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一遍一遍地重复着他们努力找寻的经过。

      张誉坤母亲李昌贵告诉记者,她们想到了几乎所有的后果,甚至包括“怀疑儿子是被骗到了黑工厂或者被骗进了传销组织中。”为此他们曾徒步向南寻找到了安徽萧县境内,只因为“听说那里可能有黑工厂。”但唯独没有想到儿子会溺亡在校外的小南湖里。

      当地警方经过十余天调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因为“在他出事的地方,没有发现有其他人曾出现过”,而在对所有与张誉坤接触过的同学和老师进行了详细了解后,警方的结论则更倾向于意外溺亡,因为“找不到张誉坤自杀的动机或理由。”警方最终确定张誉坤死亡的时间是在2月28日3点左右,也就是说,在走出校门约一个小时后,张誉坤就不明原因地坠入了小南湖而死亡。

      据张誉坤的同学和室友讲,张誉坤生前是学校武术协会的会员,“他的目标是练好‘铁线拳’,就像电影《功夫》里演的那样,所以他才会在胳膊上套铁环训练。”和他同为学校武协会员的师妹师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张誉坤生前的手机里保存着这样一条信息,内容是:等明年的夏天我会传一下(段)视频给大家看看自已到底练的如何,现在就不献丑了,连自已都挑得出一堆的毛病,还是得多练!时间是2013年的10月26日。他的多位同学都表示张誉坤平时训练很刻苦,“他一般都是在晚上训练,他是我们当中进步最快的一个。”

      或许正是这些背在身上用于训练的负重“装备”导致了张誉坤坠湖后就再也没有浮上来,至于是怎么坠的湖,张誉坤的家人没有从警方或学校处得到明确的答案。

      家属质疑学校管理疏漏,安保形同虚设

      事实上,张誉坤的家人从赶到学校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停止过与学校进行各种交涉,13日之前是为了找儿子而交涉,13日之后则是为了“讨个说法”。我把孩子送进学校,学校就自然承担起了对他的监护权,我儿子的死,学校有推脱不掉的责任。”父亲张富兴认为,学校疏于对学生的管理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学生凌晨2点多出宿舍,宿舍楼管理人员无人过问,走出校门时也没人阻拦或询问原因,足见学校的安保形同虚设。”矿大南湖校区的受访学生普遍反映,如果不是开车,学生或校外人员进出学校基本无人过问。

      早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3日的下午4点左右,记者在矿大校区内采访时,事实上确如学生所言,进入学校大门和两座教学楼,均未遇到任何盘问或阻拦,东门和北门各有数名保安,但都对校外人员的进入熟视无睹。

      张富兴告诉记者,他赶到学校的第二天,就要求查看学校里的监控,一直没有得到许可,后来他才知道,“那些监控多半都是坏了的。”采访中也有不少学生告诉记者,张誉坤出事以前,学校里的监控少说有一半都是不能用的,“最近两天学校才开始对那些坏了的监控进行修理或更换。”

      采访中还有学生反映,学校的自行车被盗现象非常严重,她甚至用了“猖狂”一词来形容。“如果是新自行车,基本上没有超过两天不丢失的,如果丢了,基本上也就不要抱找回的希望了。”

      张富兴向记者表示,在确定儿子溺亡的消息后,他向学校提出了七点要求,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希望学校能正视校方自身在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向社会承认错误并加以改正。

      张富兴说他的要求并不过份,但学校的态度“冷得让他们心寒。”学校给张富兴的答复是,学校监控的好坏和管理上有没有问题,与张誉坤的死亡没有关系。

      有媒体报道称,张誉坤失踪后,学校加强了宿舍管理,“这是最新规定的,以前宿舍进出管理都很松,宿舍楼大门从不锁,学生无论是深夜,还是凌晨,都可以随时自由进出。”在该宿舍居住的一位学生说。

      张富兴表示他和家人商量过了,愿意把“学校出于同情而给予的抚恤金”全部拿出来,捐赠给学校用于安装和修理那些坏了的监控设备,以便学校有费用加强安全方面的管理。“我只是不希望发生在我儿子身上的悲剧再发生,更不愿意看到像我们这样的学生家长经历同样的丧子之痛。”他说。

      校方避谈学生溺亡事件

      “我们自已掏钱居住的小旅馆外,几乎24小时都有人在看着,名义上是照顾我们,实际上是在监视,看我们都跟什么人接触,尤其不让我们接触媒体记者。”16日,记者在位于学校小南门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见到张富兴夫妇时,他们非常担心采访的事会让学校知道,“我们真的很怕学校报复。”

      不仅如此,校方也在有意回避张誉坤校外溺亡事件,并通过辅导员和老师要求学生“不要在外人面前谈论此事。”甚至连张誉坤生前最好的同学和朋友到殡仪馆去看望死去的张誉坤,校方也阻拦。“学校知道他最好的哥们儿去看他,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催他们回去,不要去看。”张富兴称。

      16日下午,记者几经周折联系到负责处理该事件的矿大某负责人,该负责人先是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后又回电称将于晚些时候给予记者一份正式的官方情况说明,但截至发稿时,记者仍未等到校方给出的任何只言片语的说明。

      张富兴夫妇表示,他们现在唯一还留在徐州的理由,就是要向校方讨一个说法,“农村出个大学生真的不容易,我儿子是全村人的骄傲,如果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我们无法向他九十多岁的爷爷交待,无法向族人交待。”张富兴说